提拉

(:з」∠)_

早安——

一晚上三幅画

我今天特别亢奋

【南北组】我喜欢的人好像是个傻子(一)

•校园设定
•人物ooc
•我不知道该说什么但是我觉得应该凑够三条



洛天依喜欢乐正绫,这是全校皆知的事。

说起如何发现的,这还用说吗,高中三年每年情人节送巧克力,冷了送围巾热了帮忙扇扇子,如果连这都看不出来那那个人八成是个傻子。

很不巧,乐正绫就是这么一个傻子。

据碰巧路过的不肯透露姓名的言和说,那天她放学后想起来东西忘班里了于是回去拿。结果看到洛天依正在一个人孤独的值日。

言和在那一瞬间真的是惊住了,先不说洛天依是怎么出了名的不爱值日,今天也没有轮到她啊,为什么她一进门就看到洛天依在一脸幸福的扫地?

你说后来啊,言和一脸哀怨的说。我问她什么回事,她笑着告诉我今天是乐正绫值日,但是乐正绫临时有事,就请她来帮忙了。

噫。

言和表示闻到了恋爱的酸臭味。


——————————————————————————————

下课后。

洛天依百无聊赖的趴在桌子上,手中不自主的把玩着一支笔。

真无聊呢,她想,然后把目光转向旁边的乐正绫。

乐正绫正在做课后的练习题。因为坐的临近窗户,又正值傍晚。夕阳的余辉投到她的身上,给她整个人镀上了一层金边,显得她的轮廓看起来特别柔和。

洛天依看着看着,不自觉的脸红了,她把烫的像发烧一样的脸埋在臂弯里,轻轻的笑了起来。然后又转过头,看着乐正绫发呆。

乐正绫好像感觉到了她的目光,停下手中的动作转过头向她笑了一下。

洛天依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只是突然想到一句话。

只要你在这个世界上,就是很值得让人开心的一件事了。

坐在她们两个之间的乐正龙牙表示,今天又被妹妹和妹妹未来对象秀了一脸。



——————————————————————————————

珍惜现在的唯美小清新吧,以后不会有了

参加什么凹凸大赛不如跳舞


•严重ooc

•凹凸大赛设定

•人物性格崩坏

•爆粗口注意
.
.
.
.
已经半个小时了。

洛天依坐在言和对面,单手托腮以45º角的忧郁眼神仰望天空,已经保持这个姿势半个小时了。

言和深吸一口凉气,在确定她没有一点要改变这个姿势或者说一句话的意愿后,忍痛将手中的一整瓶饮料泼到洛天依头上。

洛天依猝不及防被甜腻的液体糊了一脸,立马清醒过来。

“woc言和没想到你居然拿饮料泼我,你再也不是我心目中那个单纯不做作的小天使了。”

言和面无表情。

“但是你很久以前就不再是我心中那个温柔的软妹子了。”

洛天依撇了撇嘴,把目光投向言和。

“啊,所以,你有什么事?”

言和一脸悲痛,她打开通讯界面又买了一瓶饮料。

“你把我叫出来让我看着你发呆了半小时,现在你问我有什么事?”

洛天依想起什么一样恍然大悟的拍了拍手。

“哦我想起来了,你等一下。”

她扭过身子在不大的包里翻了半天,最后翻出了一张皱巴巴的纸。洛天依看了看那张纸确认无误后把它揉成一团扔给了言和。

言和接住纸团,把它展平,开始阅读上面的内容。

“‘狐言’组织邀请vocaloid组织在明日一战……”

言和挑了挑眉。

“不是挺好的吗?送上来的积分礼包。”

洛天依把头埋在臂弯了,声音有点闷。

“你看最后的署名……”

言和看着洛天依的反应有点奇怪,她扫了一眼最下方并不是很长的一串署名,并在其中瞄到了两个熟悉的名字。

“XX,XX……乐正绫,乐正龙牙……”

言和顿时懂了一切。洛天依趴在桌子上,看不清她的表情。

“那你怎么想,天依?他们战书都下好了,应该是有备而来。”

洛天依的声音从袖子里传来,有些闷,但语气是非常坚定。

“打啊。”

言和叹了口气,她和洛天依一起长大,深知洛天依虽然平常比较温和,但是一旦犟起来,谁也拉不回来。

“你想清楚,可是有阿绫。你们的时候真的打起来,就是你死我活了。”言和想了想,还是选择了“阿绫”这个比较亲密的称呼。

“……”

洛天依没有说话。

言和突然想到了之前的事,语气不自觉的有些讽刺。

“后悔吗?

你那时候,可是亲手在阿绫最需要帮助的时候推开了哦?”

洛天依仍旧是沉默,身体开始颤抖。突然,她开口了,声音带着哭腔。

“我能有什么办法……我是真的爱她……”

言和安慰性的揉了揉洛天依被果汁粘在一起的头发。

真的……是爱惨了她啊……

边界(二)

1.南北明星设定
2.严重ooc
3.本篇比较丧病
.
.
.
.
洛天依和乐正绫的第一次见面,非常具有浪漫气息。
那是洛天依刚出道还不是很火的时候,吃完午饭的洛天依出来散步消化食物。然后在自家小区的人造湖边看到了乐正绫。
乐正绫坐在湖边的护栏上,45º忧郁的仰望天空。午后的微风拂过她的发梢,一双红宝石般的眼睛在阳光下闪烁着璀璨的光芒。
洛天依一时有些呆住。

妈妈这个小姐姐好可爱我仿佛已经看到我未来踏着五彩祥云来娶我的白马公主了!

突然,乐正绫好像注意到了洛天依的目光,回头冲她得瑟的一笑。

然后,因为重心不稳一头栽进湖里。

洛天依注视了几秒水面上溅起来的水花,然后淡定的看了一眼湖畔水深3米的牌子。
在等待了十秒左右发现那个棕色麻花辫的小姐姐还在水里挣扎时,惊讶的发现了一个悲哀的事实。
那个小姐姐好像不会游泳。
认识到这一点后,洛天依心急如焚。但是午后一两点是阳光最热的时候,所以大街上也没有什么人。眼看着乐正绫在水中的挣扎逐渐微弱,洛天依一咬牙,一跺脚,麻利的跳进了湖里。
在入水的那一瞬间,她猛然想起来。
自己也不会游泳。
现在是四月,湖水却冷的像湖冰初溶。
湖水像一只张牙舞爪的怪兽一样扑过来,洛天依本来就不会游泳,呛了两口水后意识都模糊起来。
该不会今天我真要葬身于此了吧……她悲哀的想,感觉身子在不断下沉。
然后,她悲痛地看了一眼还在扑腾的乐正绫,打算与世界告别。
啊,这个美好的世界,今天,我洛天依因为救人要英勇就义了,再见!希望你们能在我的葬礼上流着泪说,我是为了救人而死的!……
……

然后,路过的言和见义勇为的跳下去把她们两个捞了上来。

边界 (一)

*南北明星设定
*ooc慎人
*分手之后
.
.
.
(一)

A市  2:50

乐正绫是被手机铃声吵醒的。
她叹了口气,盯着自家的天花板没有挪动,心中暗暗期盼那不合时宜的手机铃声能自己停下。
可惜事与愿违。
“啊……”
乐正绫长长的呼出一口气,仿佛垂死挣扎一般在床上来回翻滚几下,用被子蒙住头,在与穿耳魔音对抗几秒后,最终还是不情愿地拿起了手机。
“谁大半夜的还——”
乐正绫的声音在她看到来电号码时仿佛被截断一般嘎然而止。手机屏幕闪烁的蓝光映在她的脸上,使她面容看不分明。夏夜微凉的晚风从纱窗吹入,吹到乐正绫身上时却是刺骨的冰冷。
一如那时痛彻心扉的绝望。
……
“我没有……”
“……不行……为什么……?”
“以后我们就……”
……
……
乐正绫猛地清醒过来,她怔怔地看着手机,一摸苦笑从嘴角溢出。手中的手机还在坚持不懈地响着,在这个夜晚中仿佛流动的旋律是她最喜欢的歌……
算了不想了!乐正绫猛地甩了甩头,好像要把那些杂乱的东西从脑袋里甩出去一样。她看了看手机,最终还是按下了接通键。
电话接通后对面有一瞬间的沉寂,但很快反应了过来。
“喂?”
和记忆中一样的声音从电话里传来带着不太真实的电子音 ,乐正绫在一片漆黑中嘲讽的牵动了一下嘴角。
“有什么事吗?”
对方并没有回答她的问题,接着问道:“你最近怎么样?”
乐正绫鼻子不争气的一酸,但她还是忍住了。
“我们已经分手了,

洛天依。”

洛天依在电话那头沉默了一下,然后挂了电话。
乐正绫听着手机嘟嘟的忙音,眼中的泪珠再也抑制不住地溢出。她把头埋在被子里肆意的放声大哭。无边无际的漆黑夜晚将她的哭声吞没,又无数倍放大。好像这个房间从始至终就只有她一人。

C市  9:00

九点的C市依然保持住白天的繁荣,灯火通明。洛天依坐在柔软的真皮沙发上看了看表,离节目开始还有十五分钟,她叹口气,有些疲惫地闭上眼睛。然后就感到一双冰冷的手扶上自己的肩。
洛天依一哆嗦,猛地睁开眼睛,她僵硬地转过头,节目开始前的一段时间,在所有人都在忙碌时,只有一个人的休息室,这根本就是十足的恐怖片开头嘛——但是,在她背后的可不是什么凶神恶煞的恶鬼,而是言和——她的好朋友兼经纪人。
洛天依松了口气,向言和投去一个幽怨的眼神:“吓我一跳,怎么了?又有什么'好事'?”
言和撇了撇嘴,向身后指了指:“节目临时有一个活动,要求明星给自己手机第六位联系人打电话,问对方最近的情况。用来做节目最后的彩蛋。”
洛天依顺着言和指的方向看过去,才发现跟在身后的摄影师。她翻了个白眼:“言大仙儿,你就不能让我休息一下?”
言和露出一个带有一点奸诈意味的笑容,没有说话。
话虽这么说,可是节目还是要录的。洛天依拿起手机,翻出第六个联系人。但当看到名字时,洛天依的笑容僵在脸上。
言和意识到了不对。但洛天依很快抬起头,给了她一个有些苍白的笑容,拨通了电话。
电话接通的并不是很顺利,前三个都无人接听。休息室里安静的可怕。
摄影师试探地问:“要不算了吧?”
洛天依没有说话,播出了第四个电话,手机在无力地嘟了几声后,接通了。
洛天依愣了一下,但还是开了口。
“喂?”
“有什么事吗?”
对面的声音很沙哑,像是刚起床一样。洛天依突然觉得有些呼吸困难,往事向潮水一样涌来。
“你最近怎么样?”
“……”
电话那头沉默了一下,然后尽可能的平静的说:“我们已经分手了。”
“洛天依!”
最后半句几乎是嘶吼出来的。休息室的人都听到了,言和呼吸一滞,示意摄影师出去。洛天依挂了电话,眼神空洞的看向地面。
“是……阿绫吗?”言和试探的问道。
洛天依勉强挤出一个微笑,问言和:“这个节目我能不能不参加了?就说,我今天有点累……”
“……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