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拉

(:з」∠)_

那我以后也在这个号上发画啦?
不过大概VC,凹凸,aph和人设会比较多
曲拟主要是另一个号w

真是过分啊(笑)

所以说我以后是要像tira一样认真写文还是向April一样认真画画

车车车!

【七天】七重:没吃药你怎么每天在我身边转啊?

妈耶上一章评论区里的大佬好吓人……已经快接近真相了……甚至有的已经猜到了……我在想我还要不要打剩下的……

OK?

go

七重觉得他再也受不了了。

刚才达拉有事找他出去,七重刚换好出门的衣服准备出门,问讯而来的今天没吃药就挡在了他的面前。

七重有些懵,他往右挪了一步试图绕过没吃药,但没吃药也向右挪了一步,挡住了他的去路。

好了,这下没吃药的目的很明显了。

没吃药脸色黑的吓人,他一句话也没说,拉着七重回到他的房间,然后坐在床上发了条短信。发完短信后他转身看向七重,表情和缓下来。

“好了,现在说为什么不让我出去。”七重抱着双臂靠在门上,面无表情。

没吃药显然有些心虚,他把目光移向一边,小声的说:“因为你的病还没好啊……”

“如果你说的是半年前那次留下的后遗症的话,现在已经差不多痊愈了,而且我想,就算没痊愈,间断性失忆也不是你阻止我出去的理由。”

“我知道,但是失忆这个东西……万一迷路了怎么……”没吃药的话被一阵手机铃声打断。他匆忙拿起手机,看了七重一眼,接了电话。

“喂,啊对,是我。”

电话对面的人好像很生气,他说了一大段话,但是因为没吃药手机音量太低,他们又隔的比较远,所以他只从那一大段模糊的生硬中听到一个七重。

和我有关?七重想。

没吃药情绪也激动起来:“什么啊,我知道他是有事,但是你不知道达拉要带他去哪!去那个地方!”

果然和我有关。七重又想。

电话对面安静了一下,又说了什么,然后挂断了电话。

没吃药收起手机,抬起头真诚的看着七重。

“所以,”他说“你出门很危险,还是不要去了。”

七重:???

“为什么?给我一个真正的理由。”他说。

没吃药有一瞬间仿佛要说什么一样,但最终还是咽了下去。想了许久,他目光坚定的看向七重。

“因为我爱你啊。”他说。

七重被恶心的打了个寒噤。他没再等没吃药说什么,之前在没吃药打电话是就算好了路线。房间门口,客厅,大门。在加上他从进房间起就一直靠在门上。所以他整个动作一气呵成,还没等没吃药反应过来时,他已经冲出了大门,只剩下没吃药在风中凌乱。

没吃药在七重离开后没有去追。他做了个深呼吸,整个人呈大字形倒在床上,脸埋进柔软的被子里。突然他想起什么一样,挣扎着爬起来,掀开七重的枕头。

七重枕头下面有一张合影,是七重和没吃药的。和摆在客厅在山里拍的那张不同,这张的背景是热闹的街区。隐隐约约能看清他们身后巨大的广告牌。

没吃药长叹一口气,看着照片露出苦笑。

“真的很累啊。”

七重敲响了黑暗五部曲家的门。

来开门的是葬歌,但在看清来者是七重后,她脸色一变,立刻把刚打开的门啪的关上。

七重有些不知所措,但他很快想到可能是因为黑暗五部曲的其他人对没吃药搬到妄想症那里去住感到怨念。他又试图敲了几下门。没有回应。

“啊,这不是七重嘛。”

阴阳的声音从远处传来,他好像刚出去采购玩东西,手上提着大包小包走过来。七重连忙过去帮忙,阴阳摆摆手,把东西放在地上,向门的那边喊。

“葬歌——我回来了,开一下门!”

葬歌冷漠的声音从门的那边传来。

“真抱歉,阴阳,可能你今天要在其他地方留宿一夜了。毕竟,一想到开门我可能看见那个家伙,我就觉得恶心。”

阴阳和七重面面相觑,一瞬间都感觉有些尴尬。

七重连忙说:“抱歉,我这就走。”

阴阳看了他一眼,叹了口气:“没事,不用了。倒是你不要在意他们对你的态度。我知道当年那件事,你也不想的。”

那件事?哪件事?是指没吃药搬出去吗?七重没说话。

阴阳看着他,突然眉头一皱,在心中默默算了一下,半晌,脸上露出笑容。

“我知道你要来问什么了。”他说。

七重刚准备走,听到他这句话,又转了回来。

阴阳先生低下头,七重看不清他的表情。阴阳先生沉默了一会,仿佛要说出什么一样,但是最终还是咽了回去。

“因为他爱你啊。”阴阳先生说。

七重掉头就走。

七重走了以后,阴阳又向门里喊:“葬歌!开门!”

葬歌笑盈盈的打开门,帮他一起把带回来的东西往客厅里拿。

把一切收拾妥当和,葬歌问阴阳:“你对他说了什么?”

“没什么啊~”

“少来。我现在一看见那个家伙就来气,就因为他,大哥才……”葬歌的眼圈红了起来。

“没事啦,那也不全怪他。”阴阳安慰葬歌“大哥在那边过的很好。对了,达拉呢?”

“他今天本来要出去的,但是接了个电话后就把自己反锁在房间里一直到现在,只说自己很好想静静。怎么了?”

“没事。”阴阳露出一个笑容。

“啊今天吓死我了,差点就被看穿了。”

“话说三重你突然出去干嘛,搞得我们好不容易才瞒过去。”

“我去开导了一下达拉嘛,他不是一直反对我们。”

“嘁,那能有什么办法,我们也没错。”

一阵沉默。

“没事,他明天就会忘了。”

END

接下来会有还原的一章,就是事情的真相啦,不过因为已经有大佬猜出来了,就先弄一小部分

还原(部分)

“你们什么意思。”

大暴走坐在椅子上,整个人似乎散出一股寒气。

“有没有听过一句话,活着还能活着,死的就是永远死了。”

【七天】七重:没吃药你怎么整天在我身边转啊?

1.提前猜到真相有惊喜
2.事实其实很简单
3.我要夸夸群里的小天使。
这个群棒死了!涂改可爱死了!太太们^q^
总之就是我把消息都请到只有群和涂改都可以啊!


请看到最后

OK?

go

七重一起来,就看见没吃药在厨房做饭。

因为之前的房间有点漏水,所以七重搬到了厨房对面,这也导致只要一做饭,饭菜的香气啊油烟味啊都会一并传到七重房间里。所以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七重也是被熏醒的。

没吃药也看见了七重,他探出半个身子:“七重醒了啊,快点洗漱完来吃饭吧。”

七重点了点头,打着哈欠向卫生间走去。自从半年前那场意外发生后,没吃药美其名曰七重撞到脑袋神志不清醒要好好照顾七重什么的,搬到了妄想症这里。而且不知为何,他起的越来越早,基本自从他搬来后就每天提前起床给大家做饭。七重最开始还有些过意不去但时间长了,也就慢慢习惯了。

七重刷着牙,目光不经意瞥到卫生间架子上的一瓶药片。他吐出一口牙膏沫,拿起了看了看,是没吃药的药。怎么会在这呢?这个疑问只出现了一瞬间,他很快想起来,没吃药比他起的早,应该是洗漱时不小心忘了。他一边想,一边看着印在药瓶上的说明书。

保质期:2017,2,14

……真是的,药过期了也不知道吗?

今天好像发生了什么事,吃饭时妄想症众人都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七重环顾四周,照例少一个人,今天是三重爱恋。没吃药搬到妄想症之前,妄想症众人就开始了一项“秘密的工作”,工作的人早上天不亮起床,直到深夜才回来。整个妄想症上下,只有七重没有参加。

七重曾对此表示过异议,他问恋爱:“为什么我不能去?”

爱恋慈祥的笑了笑:“因为你还小啊。”

七重被这个笑容恶心到了,他又问:“那为什么八重九重他们都能去。”

“因为他们太小了,需要历练。”

“……”

再问其他人,也是这个答案,或者干脆用因为你帅这样的答案敷衍过去。时间长了,七重渐渐起了疑心,他也不是没查过,但每次结果都不了了之,到现在也没有得到什么有用的结论。

饭吃到一半,没吃药吃接了个电话,就匆匆的跑出去了。五重见状也不知为何跑了出去。回来时只有没吃药一个人。

没吃药好像矮了一点。

二重挑了挑眉,放下筷子,问他:“五重呢?”

没吃药冲二重使了个眼色,说:“刚才爱恋打过来电话,叫五重去帮忙,她就过去了。”

二重心下了然。七重喝了口粥,不经意的问道:“那为什么爱恋哥打给你啊?”

没吃药一僵,但很快笑到:“大概是拨错号码了吧。”

可是你的号码和五重除了开头的一完全不一样啊。七重喝着粥,没出声。还有,之前五重不知道是给她的电话,为什么和你一起出去了?

谜团层层笼罩在真相之上,像伤口上厚厚的痂。

饭后

七重优哉游哉得躺在沙发上玩游戏,没吃药瘫在沙发上,一副累炸了的样子。没吃药似乎搬来后每天都这么累,也不知道什么原因。最开始,七重以为是做饭很不容易——毕竟那么多人,累了很正常。直到有一天,他起的比往常早一些,没吃药刚准备开始做饭,于是他有幸目睹了没吃药做饭的全程。

只见没吃药从冰箱里拿出一袋面包,利落的切成片,然后又拿出一大袋子速冻三明治,将里面的面包抽出来,换成切好的面包片,再将抽出来的面包片放回去。这个几乎没有意义的做饭过程让七重很迷茫,他问没吃药:“为什么不能直接热三明治呢?”

没吃药理所当然的回答:“换上自己做的面包片,就是自己做的早饭了啊。”

……那面包片也只是你把现成的面包切了一下啊。

所以说,从那时起,七重就排除掉做饭累这个可能了。

那为什么没吃药看起来这么累呢?他们也不再一个房间啊。

七重也问过没吃药,没吃药每次都闪烁其辞。实在不行了,他才会说一句:“我梦游啊。”

你不是有药吗。

这时,七重突然想起来那个半年前过期的药瓶子,恍然大悟。

他这样想着,八重抱着一摞书走过来,在经过没吃药时,不小心绊了一下,书掉了一地。

七重连忙放下游戏机来帮八重捡书,没吃药瘫在沙发上,无动于衷。

八重见状有些恼火的向没吃药喊到:“喂!你怎么不来帮我啊!”

没吃药闭着眼睛没动,他的声音可能因为姿势原因显得有些闷闷的。“你可别忘了我是谁哦。”

七重手一顿。八重瞪没吃药一眼:“也不是这样的人啊。”

七重心中的疑惑不断膨胀,他开口问道:“怎么了?……你们。”

没吃药闭着眼睛,没说话。

八重也没说话,她抱起书,向自己房间走去。开门的一刹那,她朝这边看了一眼,七重以为她在看自己,但顺着她的目光看去,看到的是自己身后桌子上摆放的他和没吃药去年的合照。

有什么问题吗?

七重想要在确认的时候,八重已经关上了门。






TBC

啊啊啊啊啊七天!太太!boom!人生无憾!

早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