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拉

(:з」∠)_

边界 (一)

*南北明星设定
*ooc慎人
*分手之后
.
.
.
(一)

A市  2:50

乐正绫是被手机铃声吵醒的。
她叹了口气,盯着自家的天花板没有挪动,心中暗暗期盼那不合时宜的手机铃声能自己停下。
可惜事与愿违。
“啊……”
乐正绫长长的呼出一口气,仿佛垂死挣扎一般在床上来回翻滚几下,用被子蒙住头,在与穿耳魔音对抗几秒后,最终还是不情愿地拿起了手机。
“谁大半夜的还——”
乐正绫的声音在她看到来电号码时仿佛被截断一般嘎然而止。手机屏幕闪烁的蓝光映在她的脸上,使她面容看不分明。夏夜微凉的晚风从纱窗吹入,吹到乐正绫身上时却是刺骨的冰冷。
一如那时痛彻心扉的绝望。
……
“我没有……”
“……不行……为什么……?”
“以后我们就……”
……
……
乐正绫猛地清醒过来,她怔怔地看着手机,一摸苦笑从嘴角溢出。手中的手机还在坚持不懈地响着,在这个夜晚中仿佛流动的旋律是她最喜欢的歌……
算了不想了!乐正绫猛地甩了甩头,好像要把那些杂乱的东西从脑袋里甩出去一样。她看了看手机,最终还是按下了接通键。
电话接通后对面有一瞬间的沉寂,但很快反应了过来。
“喂?”
和记忆中一样的声音从电话里传来带着不太真实的电子音 ,乐正绫在一片漆黑中嘲讽的牵动了一下嘴角。
“有什么事吗?”
对方并没有回答她的问题,接着问道:“你最近怎么样?”
乐正绫鼻子不争气的一酸,但她还是忍住了。
“我们已经分手了,

洛天依。”

洛天依在电话那头沉默了一下,然后挂了电话。
乐正绫听着手机嘟嘟的忙音,眼中的泪珠再也抑制不住地溢出。她把头埋在被子里肆意的放声大哭。无边无际的漆黑夜晚将她的哭声吞没,又无数倍放大。好像这个房间从始至终就只有她一人。

C市  9:00

九点的C市依然保持住白天的繁荣,灯火通明。洛天依坐在柔软的真皮沙发上看了看表,离节目开始还有十五分钟,她叹口气,有些疲惫地闭上眼睛。然后就感到一双冰冷的手扶上自己的肩。
洛天依一哆嗦,猛地睁开眼睛,她僵硬地转过头,节目开始前的一段时间,在所有人都在忙碌时,只有一个人的休息室,这根本就是十足的恐怖片开头嘛——但是,在她背后的可不是什么凶神恶煞的恶鬼,而是言和——她的好朋友兼经纪人。
洛天依松了口气,向言和投去一个幽怨的眼神:“吓我一跳,怎么了?又有什么'好事'?”
言和撇了撇嘴,向身后指了指:“节目临时有一个活动,要求明星给自己手机第六位联系人打电话,问对方最近的情况。用来做节目最后的彩蛋。”
洛天依顺着言和指的方向看过去,才发现跟在身后的摄影师。她翻了个白眼:“言大仙儿,你就不能让我休息一下?”
言和露出一个带有一点奸诈意味的笑容,没有说话。
话虽这么说,可是节目还是要录的。洛天依拿起手机,翻出第六个联系人。但当看到名字时,洛天依的笑容僵在脸上。
言和意识到了不对。但洛天依很快抬起头,给了她一个有些苍白的笑容,拨通了电话。
电话接通的并不是很顺利,前三个都无人接听。休息室里安静的可怕。
摄影师试探地问:“要不算了吧?”
洛天依没有说话,播出了第四个电话,手机在无力地嘟了几声后,接通了。
洛天依愣了一下,但还是开了口。
“喂?”
“有什么事吗?”
对面的声音很沙哑,像是刚起床一样。洛天依突然觉得有些呼吸困难,往事向潮水一样涌来。
“你最近怎么样?”
“……”
电话那头沉默了一下,然后尽可能的平静的说:“我们已经分手了。”
“洛天依!”
最后半句几乎是嘶吼出来的。休息室的人都听到了,言和呼吸一滞,示意摄影师出去。洛天依挂了电话,眼神空洞的看向地面。
“是……阿绫吗?”言和试探的问道。
洛天依勉强挤出一个微笑,问言和:“这个节目我能不能不参加了?就说,我今天有点累……”
“……好。”

评论(5)

热度(15)